鬼影迷踪:阿帕契正义

    瓜皮杂谈 瓜皮 2个月前 (07-27) 42次浏览 0个评论

    的图片 第1张

     

    有一天我在家里转电视,看到凯文科斯纳(Kevin Costner)聊到电影“与狼共舞”(Dancing with Woolf)有关的幕后故事:凯文科斯纳有个作家朋友,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抱怨和得罪人;某一天,这个朋友走投无路,借住在凯文科斯纳家里,朋友每天写作,还把自己写的东西读给凯文科斯纳的女儿听,小女孩当时三岁;几个月后,凯文科斯纳的老婆受不了,要他朋友离开。他的朋友去了亚利桑那州,还在中国餐厅端盘子,唯一在乎的事情,只有凯文科斯读剧本了没。凯文科斯纳原本很不情愿,读完之后惊为天人,这部片后来成为西部片复兴的经典大作;电影中的男主角的苏族名字,就是“与狼共舞”。我觉得凯特布兰琪的阿帕契名字,也可以叫与狼共舞,因为她在电影“鬼影迷踪”(The Missing)中,是位女性的克林伊斯威特(Clint Eastwood )。

    改编自小说“最后一骑”(The Last Ride,“骑”请念成“季”,2003年电影上映后,小说更名为The Missing),背景是19世纪中后叶的美国新墨西哥地区。汤米李琼斯(Tommy Lee Jones)有个狂野的灵魂,一心想追求自己的生活,年轻时就离开老婆和年幼的孩子,想成为美国原住民阿帕契族的一份子。凯特布兰琪在没有父亲,加上抑郁母亲又早逝的艰困环境中长大,变成一个情感压抑又内敛的人;她和两个男人生下两个女儿,住在和过世丈夫一起搭建的农场生活,并且行医为生。艾伦艾克哈特(Aaron Eckhart)是凯特布兰琪的男友,接待突然来访的汤米李琼斯,还请他吃些兔肉当晚餐。不过个性古怪的汤米李琼斯,曾经被响尾蛇咬伤,现在他只听阿帕契巫师的建议:1. 一年不吃兔肉,2. 好好照顾家庭。所以他拒绝了艾伦艾克哈特的好意。
    凯特布兰琪的大女儿正值青春年华,向往流行和热闹的生活,对妈妈离群索居的生活习惯,不满已久,小女儿对农场的一切都很有兴趣,个性独立勇敢,也很精于骑术。汤米李琼斯来拜访的隔天早上,艾伦艾克哈特要带两个小女生去市集,加上一位同行的男人,四个人去了一天一夜都没有回来。等到凯特布兰琪和汤米李琼斯,终于抵达举办市集的地方时,只剩下满地混乱,和小女儿的哭声;小女儿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只看到姊姊被一群人带走;接著他们在树上发现艾伦艾克哈特的头,汤米李琼斯直觉大女儿应该已经被人口贩子掳走,准备卖到墨西哥。凯特布兰琪试著报警,不过地广人稀的大西部,警卫队的行动效率并不高。所以他们决定自己追踪歹徒,带著几匹马及武器,就上路了。

    沿途追踪的过程,发现受害人不只有凯特布兰琪的大女儿:绑在树上的响尾蛇、残忍的杀人手法,汤米李琼斯认为整件事都是一位阿帕契巫师主导,而他们父女从偶遇的骑兵队口中,得知这群印第安匪徒,其实是叛逃的骑兵队,他们火力强大,而且熟悉警察系统。汤米李琼斯和凯特布兰琪继续追查歹徒的下落,果然找到一张遗落的照片,他们可以确定大女儿还活著,仍旧在前往墨西哥的路上;他们当机立断,停在歹徒必经的道路上,准备用突袭的方式,却不慎被识破,反而遭对方追击。汤米李琼斯在这场混乱中,认出他的阿帕契朋友,杰塔瓦内(Jay Tavare);杰塔瓦内的儿子结婚快要结婚,未婚妻却被歹徒绑走,他和儿子正在寻找她的下落。不过邪恶的巫师也不是好惹的,当他发现凯特布兰琪遗留的梳子后,顺势利用巫术,想要致她于死地…

    的图片 第3张

    我喜欢这部电影的原因应该有两个: 一、我很喜欢澳洲女星凯特布兰琪;二、这部电影把美国原住民和白人的关系,处理的比一般电影更加细腻,虽然电影的主轴仍旧是围绕在“正、邪的对抗”,却不是以制式的种族印象,将任何一个族群划成完全的邪恶或必然的正义。角色的背景设定也耐人寻味,身为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女性,凯特布兰琪似乎有一段疯狂的年轻岁月,她选择独立生活,可是却对父亲的态度充满依赖和质疑,而她对“男性”及“原住民”想法的转变,也让整部片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。我觉得汤米李琼斯的表演非常精彩,但是最令人感动的,还是电影中众多原住民演员的表现-他们都不是阿帕契人,他们的职业生涯,可能只有某几种角色可以演,但是他们的表现依旧令人肃然起敬。

    汤米李琼斯讲得一口流利的阿帕契语,完全攫住观众目光;那种为自己孩子出生入死的决心,也是他在这部电影中最迷人之处;他深藏不露的除了“智慧”,还有对子女的“爱”,甚至自我认同的“追寻”。唯一可惜的是,导演的野心超越了演员的努力,朗霍华(Ron Howard)不想放弃美丽的新墨西哥风景,也想让观众体验拓荒时代的艰苦生活,更想拍出一部跨越种族的史诗,颂扬“勇敢的人”的伟大之处,他一定要让观众感受到施虐者的残暴,深刻体会主角的痛苦;他几乎尝试所有的拍摄手法及技巧,也将配乐用最激情的方式衬托故事,可是这部电影很少被人提起的原因,也是最可惜的地方是:这部电影没什么值得思考的地方,观众也不会提问,因为导演已经说完了。

    的图片 第5张

    电影里面有一段是我最喜欢的,就是受到巫师作法的凯特布兰琪,靠在洞穴的墙上和阿帕契人杰塔瓦内,用西班牙语聊到父亲汤米李琼斯。凯特布兰琪知道父亲后来和阿帕契女子所生的孩子,全都过世了;但是她却从杰塔瓦内口中得知,汤米李琼斯再娶的对象,竟然是个其貌不扬,还有斗鸡眼的女人,不过两个人始终相爱,直到那位女子过世为止。即便汤米李琼斯,拼命的想要成为阿帕契人的一份子,他还是因为先前抛家弃子的缘故,有个让人哭笑不得的阿帕契名字:幸运屎(Luck for shit)。我喜欢这段的原因是,我们终于得知汤米李琼斯为什么离开原本的家,他也许是个自私的人,但是他只是想要追求他想要的;其实在那个西部时代,身为一个白人,可以享有更多好处,不仅容易取得政府或移民间的信任,还可以受到较多的保障。这就像今日台湾的许多人选择考公职、当上正式教师,或是进到大企业工作一样,追求一个稳定、明亮、美好的未来;可是我想要的不是这些,就像“鬼影迷踪”的汤米李琼斯,我也想成为另一个人,一个能在电影的世界举足轻重的人,一个在国际的圈子里具有份量的大人物…

     


    极客公园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   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鬼影迷踪:阿帕契正义
    喜欢 (0)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取消评论
   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    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  • 昵称 (必填)
    • 邮箱 (必填)
    • 网址